灬尛蓉~.O

SINCE Fennie:

(日本北海道随笔录  美食篇 多图预览 均菲林拍摄)


美食、音乐,最无国界。

来到日本,“吃”是重要的环节!

总有一些呆萌的男生爱问,你们女生为何都爱吃日本料理呢?

无油呗,减肥咯,舒服哈!

嗯,吃日本料理有一个总体的感觉,就是相对地吃得舒服,不会热气哄哄,也不会油油腻腻。所以女生偏爱之,当然这只是个概率上的小计算结果。

这趟日本行,由于是FAMILY出行,所以为了照顾老小,适当选择了半自助型,多数是吃酒店的自助餐,还有一顿相对豪气的海鲜大餐。

日本人的餐厅是非常安静的,这种安静让你就是细微的口腔咀嚼声,都有点左盼右望。特别是更大型的综合型餐厅,这种状况更加明显。哪怕是小孩子,也很安静地坐在儿童椅子上,偶尔的几声哎哎呀呀。

每张桌子都放一块牌子,附注就餐状况。让自助型餐厅的人一目了然是否有人就坐。

日本的食物,多数原汁原味;块头小,堆放齐整,有着先天的强迫症。清淡和重口并列,清淡的配料、重口的新鲜食材,直接的生吃。也许北方童鞋不太喜欢,但对于生长地域相对类似的我,倒是如鱼得水。

有太多的不敢吃,在这里通通放纵的吃。这究竟是不是一种落魄呢?

“舌尖上的中国”,让我们为国人美食烹饪的高超想象力和萃取自然精华的能力折服。然而安全问题,忧患着每位食客的心。

也许会有人辩,日本还有核辐射问题呢?但至少,这个国度绝对不会让公民连最基本的生活保障缺失。

我们一路看到欣欣向荣的森林覆盖,均是日本政府从国外购买种子一粒一粒地播种下去,形成如今的参天大树。原本是火山遍野造就的匮乏大地。

日本逢3月就是敏感的花粉过敏季,原因是当初政府选择播种的某一种树木造成的,目前政府正在筹备各项资金,准备于近些年将这些树木移走(注:是移走不是砍伐),再全面地种上更适合的树木。

-----------------------------------------------------

我内心虚张声势的民族情绪,终于在食物面前有点可怜的瓦解。

人,食之为本性,在这个最基本的生存保障面前,我于“敌国”的餐厅里,完全放松的吃一顿健康的大餐,喝一口直接来自水龙头的白水。压低声音小小打了个嗝,安静起身再走向食物台上,大开杀戒!

架子·LoFoTo:

时间从未承诺赐予我们永恒,只是给了生与死,以及生死之间的短暂时光。我们却在这短暂中想要得到更多,去呈现生命的精彩。

2013留下些什么?我无法全部牢记,但这万分之0.13中绝对浓缩了那些值得去爱的时光。

1080p下载:

架子的星愿★2013 http://t.cn/8F1CVFf

架子的星愿★2012 http://t.cn/8FROTKC

骑猪闯天下:

【伊斯坦布尔(三)】突厥化的面孔

很多土耳其人看上去很像咱们这边的新疆人,可是维基百科上说:”土耳其人只有很少突厥血统,多数是安纳托利亚的希腊人、亚美尼亚人、库尔德人、阿拉伯人与波斯人,以及古代的赫梯、吕底亚人与后来巴尔干半岛的居民。但在文化心理认同上(一部分强行突厥化),土耳其人普遍接受自己是突厥人。“在聊天中感觉不少土耳其人认为自己是成吉思汗(Genghis khan)的后代,他们所指的是铁木真或是其他大汗,我就耻于自己对那段历史的无知以及对这个领域英文单词的贫乏,不能深究了:(

我始终认为人是城市的灵魂,把他们放在城市空间里,城市有了灵魂,而人也有了活力,因而我很少去打搅他们,只是远远地观望,距离产生美,距离给予理解。可是在伊斯坦布尔,我着实违背了自己的这一原则,打搅了他们,跟他们聊天,拍下了他们的面孔。其实每一张照片背后都可以写一个故事,文字有时候略显苍白,记忆却是丰富而立体的,所以我也就偷懒,不多码字了。

----------

照片有裁剪:

M6, summicron 35/2, Trix 400, Efka 25。

SINCE Fennie:

(日本北海道随笔录 小樽音乐城  多图预览 均菲林拍摄)


北海道是日本雪之国度,一个远离世俗的童话世界。因为相对于东京繁华,北海道朴素、简单,淡化了民族情绪、抹去显眼的标签。在我们这次旅程中,与雪的相逢,不断地融化内心的民族介怀。

小樽位于北海道最大的城市札幌近郊,它是典型的带有日本骨子里的细腻的小城。向导跟我们刻画了处处充满惊喜的小樽,就像每颗从来未尝过的巧克力般,我们急于去剥开糖纸,但由于是团队出游,所以时间上的掌控无法随意所欲,最后我花了大部分时间在“小樽音乐盒之城”。

小时候我拥有过 一个红色盒子、有芭蕾舞者旋转的音乐盒。很可惜,在眼花缭乱的梦幻城里,我没有找到它的影子。

那些叮咚叮咚的传奇声音,缭绕在每位寻找童年的客人。店员仔细地包装着每个被选购的音乐盒,相信他们不仅是非常自信自己的百年手艺,也十分了解每个音乐盒,就是一个天真的符号,关乎美妙的幻想。

远方:

尼泊尔,帕塔(4)

在Lonely planet和谷歌地图的指引下,穿过迷宫一样的大街小巷才找到帕塔的库玛丽女神庙。

 午后的阳光下没有一个游客,一位中年男子带我去见库玛丽女神。

 按照惯例,进神庙一定要脱掉鞋子,中年男子带我上楼之前不仅要我脱鞋,还要我卸下皮带。

 令我大喜过望的是,竟然允许我拍照。加德满都的库玛丽女神是不允许拍照的,每天下午12点和4点在二楼窗口露一下脸,游客们只能站在外面的院子里仰望一下,几秒钟一闪而过。而在帕塔,不仅让我走进这么神秘的地方,还让我拍照!

 室内简陋而幽暗,女神纹丝不动地坐着,如果不是眨过几次眼睛,就和雕塑差不多。虽然之前从书上了解过库玛丽女神,但亲眼看到时依然很震惊。在寂静而昏暗的房间里,我恍然分不清是人还是神。

 尼泊尔的库玛丽女神(Kumari,意为处女神)俗称“活女神”,其历史可追溯到十六世纪的马拉王朝。活女神是智慧女神的化身,也是力量神的象征。

 活女神必须出自佛祖释迦牟尼出身的释迦家族,出身清白,没有任何污点;必须具备三十二种特征,没有任何瑕疵,更不得见血;星座必须和国王一致;身上不能有伤疤,不能生过病,流过血;必须同用来祭祀的羊头和水牛头共处一室,度过恐怖的一夜,以检验其不惧怕黑暗。

 女孩一旦被选中,就在庙里开始女神的孤独生涯。重要节日外出巡游,平时只能呆在庙里,足不出户。

 活女神作为神在人间的化身,象征着纯洁。纯洁的代价是在神庙中的生活,没有亲情、友情,更不用说爱情,她们不允许与人交谈,出行时双足不能触地,要坐神轿或者由人抱着。

 活女神的一言一行都被朝拜者看作是吉凶的标志,因此接见民众时必须面无表情,也没有任何动作。

 在她们来月经后,要经过一项长达12天的“古法”(Gufa)仪式,结束女神的生活。

 由于几乎没有读过书,加之长期与社会脱节,退位后的库玛丽女神们没有谋生能力,往往是呆在家里,靠父母、亲友的赞助生活。以前有一种迷信说法,男子与前任库玛丽结婚都会早逝。以前的女神退位后一般都没人敢娶。

 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库玛里女神制度的缺陷开始受到指责。越来越多的学者和活女神的家人开始呼吁对数百年来的传统进行改革。

 活女神现在已经有专门的教师给他们上课。退休后还能领到终身津贴。还在世的十几任前活女神中,除了几位因年龄小还没有结婚外,其他都已结婚。

 帕塔这位活女神名叫萨米塔(Samita),时年11岁(2013年),有5位老师分别来庙里教授英语、尼泊尔语、科学、数学和计算机。她有电脑,可以看电影、电视剧、动画片等。她平时无法出门玩耍,但要好的小伙伴可以前来“参拜”、聊天。

 如果下次再去尼泊尔,我还会去见帕塔的活女神,但见到的不是萨米塔了,而是她的继任者。

QianLinnnnn-chihato:

昨晚的梦里我们一起在看萤火虫

看着萤火虫飞过海平面然后变成星空

星空聚集出现阳光


我记得 那一幕美极了。

到隔壁岛国散散步(十八)

mola很懒:



再次搭乘新干线,去广岛,游玩的目的地却是宫岛(旧称“严岛”いつくしま)。在广岛下车就感觉温度更低了,换上去宫岛的JR后才发现,外面飘着雪呢。虽然雪很散地飘着没几片,也算是我今年冬天看到的第一场雪。






出了JR宫岛站再换JR渡轮才能去到真正意义上的宫岛,飘在脸上的有雪有雨,寒风吹过都带着声响,我想在这样的天气出海有些残忍。幸好船舱内空调给力,才能有闲情逸致看看海上的风光。船开出不多时,就能看到巨大的朱漆鸟居毅力在海上,这就是著名的严岛神社(厳島神社)大鸟居。






不过十五分钟左右的航程,就到达了宫岛,出了码头迎接我们的就是鹿。鹿在日本的文化中,是神明使者的象征,因此在这个神社遍地的岛上生活着无数只鹿。在宫岛的游玩中,总会被不经意间来到身边的鹿吓一跳,这儿的鹿太多,也不知道是不是人类生活侵扰了这片原本属于鹿的天地。显然繁衍到它们这一代,已经对人没有太大的陌生感,见到人就上来讨好要吃的,不给就拍拍屁股走人。嘿,丫这屁股的白毛还很有型嘛,像个爱心。






宫岛真的是有神明庇佑的,太阳下飘着雪,却意外的温度不低,即使沿着海边漫步也丝毫用不着缩头缩脑。从码头出来不远处就能看到平清盛的雕像,这位平安时代后期的武将、政治家曾多次到访严岛神社,并以此作为平氏一族参拜的地点。为赞颂他的功绩,岛上还专门设立了清盛神社表示纪念。在平清盛的雕像边上,是日本三景碑。宫城县宫城郡松岛町的松岛,京都府宫津市的天桥立和广岛县廿日市市的宫岛,并称为日本最具代表性的三处景点,在德川幕府初期就闻名全国。





早就听说宫岛除了神社和鹿很有名,还是吃货的天堂,牡蛎尤其多,于是就特意饿着肚子来吃。奔波了一早上也是又饿又冷,路过一家卖牡蛎咖喱包的店,想来结合了两大钟爱食物的新组合一定不会太糟糕。一口下去,“克咯咯”的是外头炸的酥脆的面包皮,接着感受到暖暖的满口咖喱味,再咬下去发现一整只牡蛎,超乎想象的实在。要不是为了留点空间品尝别的食物,我一定再来一个,后来吃遍全岛后发现这是我个人认为最好吃的食物。




绕过严岛神社等着傍晚时分再去,因为那时候可以见证奇迹一刻,先去附近山上的五重塔和千叠阁看看。据说五重塔建于1407年,总高度有28米,借鉴了我国唐朝时期的建塔风格。在它边上的看似破旧残败的房屋便是千叠阁,这原本是丰国神社的正殿,因为面积相当于857张“叠”(榻榻米)大小而得名。当年丰臣秀吉为了悼念战争牺牲者而修建此殿,却在完工前去世,先保留下来的建筑也是当年的“半成品”。



进入千叠阁需要更换专门提供的拖鞋。但事实上这里并没有实际的“门”,确切的说那只是一个框。仔细观察发现,这儿不仅没有门还没有窗,果然是还未完成的建筑。幸好,虽然四面漏风略显凄惨,千叠阁内部倒还是干净整洁,不至于有种进了鬼屋的怪谈感。这里面有颇具时代感的匾额、横梁、立柱,还有天花板,不知道是经历了岁月的雕琢才显露出现在的沧桑,还是那一角本就是未完成的遗憾,走在期间总会有一丝丝担心头上有什么东西掉落。这里书写的文字几乎都是汉字,甭管看不看得懂,但一定是能辨认出其学习参照我大天朝博大精深的文化。